宋朝的皇帝怎么可能没有特色呢……明明每个皇帝都独特的不得了啊!咱们就说北宋这几个皇帝吧:
赵匡胤是个心胸开阔的暴力狂,刚登基那会被刺客远远的射了一箭能在大街上狂呼“你来射我”……一个黑大汉当街让别人射他,这画面有多美我都不敢想象。动手殴打大臣能被记到史书里,觉得帮他篡位的兄弟们对他太不尊敬了就叫到小树林里私下解决。打南唐的时候被徐铉游说烦了就撕破脸皮,爱咋咋地。殿试的时候状元要赛跑,万一跑的不分输赢就真人PK定胜负。跟钱王俩人基情满满,动不动就尽我一世,尽你一世。这个皇帝没特色?
赵光义是个腹黑的阴谋家,明明布局布了那么久,赵匡胤死时还担心是个坑不敢第一时间进宫抢皇位。登基之后赵匡胤的儿子们就跟开了挂一样各种死于非命。作为一个皇帝却玩的一手好毒药,赵匡胤时代能过点太平日子的那些亡国之君纷纷死于他手里。打北汉的时候找一帮武林高手天天在城下PK,唬的契丹人和北汉惊呼大宋不可战胜。心眼特小,明明是自己打完北汉信心膨胀要打契丹输得裤衩都没了,回来就把锅都扣别人身上,连打北汉的功劳都不赏了。这个皇帝没特色?
真宗赵恒是个好面子又耳根子巨软的怂蛋,谁说点什么都听。被寇准忽悠到澶渊后天天想跑,又不好意思直接跑,让太监盯着寇准——他要是怂了咱们赶紧撤。结果寇准天天饮酒作乐还耍钱,真宗好歹算是放了心,回开封以后到底还是听了王钦若的忽悠撤了寇准。宋朝迷信的浪潮就是从真宗这会起来的,天天和大臣们互相忽悠,给自己脸上擦金粉。怕大臣们戳穿自己就给大臣们行贿让他们陪自己折腾——这能叫没特色?
仁宗是个好色到不行的老好人,年轻的时候家长怕耽误正事管的严,等亲政以后各种好色。天天玩3P玩到宫内宫外集体进谏,满开封府搜刮美女连人妻都不放过——最后人家里告到开封府,开封府尹跑到宫里要人他还编瞎话说这可能是皇后干的好事朕不知道。晚上想吃羊肉怕折腾,宁可饿着自己。在宫里和宫女们一起耍钱输了还得要回来一半:“这个不是朕要的,是给大宋子民们要的”。死的时候举国哀悼不说,辽国都要给他立祠——这个皇帝没特色?
英宗赵曙是个专情的一根筋,皇后叫他“十三团练”,对太后提出的让皇上多亲近美女的指示不屑一顾。赵曙能为了叫自己亲爹父亲还是大伯的问题在朝廷里和群臣撕上一整年(赵曙是过继的),这哥们在位一共五年,一年半都在和大臣们撕这事……这个皇帝没特色?
神宗赵顼是个改革派愤青,支持王安石变法支持到走火入魔,不惜和全家人决裂,谁劝怼谁。惹火了就扔过去一句“你行你来啊!”,搞得自己兄弟和亲妈在一起男默女泪。打完交趾打西夏,整个一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错的不是我是世界——这能叫没特色?
哲宗赵煦一辈子都在反攻倒算,紧随自己老爹宋神宗的步伐, 坚决和自己奶奶高太后以及元祐大臣做斗争,当初反对变法的有一个怼一个,差点把司马光拉出来鞭尸。坚定不移的怒怼西夏,怼的西夏叫爸爸——连《宋史》都说“夏自平夏之败,不复能军,屡请命乞和。”,要知道这书专黑变法……这能叫没特色?
徽宗赵佶是个文艺青年,专精艺术,瘦金体天下一绝。和当年的李煜像得不行不行的。这哥们在艺术上的成就大概比他作为一个皇帝高了10086倍。作为文青他的主要任务就是搞艺术创作,炼丹,玩女人,以至于在史书上得到了一个“轻佻”的评价。他大兴土木在开封城里修花园,为的是吸引神仙下凡和他一起玩耍,为了修这个花园开征花石纲,导致方腊起义。结果园子修好了没多久就被金兵抓去黑龙江了……简直不要太有特色。
钦宗赵桓是个傻X,傻X的极有特色。金兵围城不好好守城,让大仙郭京来做法,大仙声称自己身怀佛、道二教之法术,能施道门“六甲法”,用七千七百七十七人布阵,并会佛教“毗沙门天王法”。于是赵恒开开心心的撤掉城防,让郭京带着一群仙兵大开城门去迎敌。结果可想而知……
总结一下,北宋的皇帝大概可以这么概括:
铁拳无敌赵匡胤
最毒不过赵光义
死要面子宋真宗
一零二四宋仁宗
锲而不舍宋英宗
改革先锋宋神宗
无改父道宋哲宗
文艺青年宋徽宗
傻X青年宋钦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