妲己站在摘星楼前,九条尾巴已经残破不堪。
“你们上吧。”妲己手中的白芒闪着冷冷的光。“我等这天等很久了。”
她水袖一挥如天边云霞连成一片,她剑锋一指如寒夜月华遥映人间。
姜子牙看到她身后翻飞的红绫映得朝歌满城霞彩,有点不敢轻举妄动。
1
娲皇宫粉壁飞檐,彼时的殷商,正是月朗花香的时节。
凤鸾宝帐景非常,尽是泥金巧样妆。
曲曲远山飞翠色,翩翩舞袖映霞裳。
梨花带雨争娇艳,芍药笼烟骋魅妆。
但得妖娆能举动,取回长乐事君王。
帝辛对着眼前的娲皇像端详许久,大笑道,这个女娲,生的倒是丰乳肥臀,宽额粉面。
女娲到伏羲宫里听了会儿琴,缱绻几时,回到宫里,看壁上被人题了这样几行字,再掐指一算竟是帝辛所作,不由得怒火中烧。
于是在洞里修行的狐狸精就被女娲叫来了娲皇宫。
“九尾狐妖,还记得上次派你去倾覆夏桀的天下,那一功还在封神台上记着呢。
你已修行千年,道行功德皆将圆满。你这次再去把殷商覆了。事成之后封神台上给你再记一功,成仙大业在此一举。”
“只是不知这个商王犯了什么事。”
“商王荒淫好色,殷商气数已尽。你这是替天行道,大功一件。”
九尾狐俯首领命。
2
九尾狐刚到朝歌的时候,殷商还是富足太平的样子。
市集上叫卖声此起彼伏,花月春风看得她眼花缭乱,边上嬉笑着跑过去几个孩童,欢快地唱着歌谣。妲己也不由得高兴起来。
殷商没有半点当初夏朝死气沉沉的气息。她突然就想见见帝辛,想知道统治着这样一个国家的人是什么样。
这是有苏氏献给大王的美女,名唤妲己。
她跪在台阶下面好奇地仰望着帝辛,帝辛那不怒自威的脸有片刻的凝滞,随后温柔便像化开的糖水一样。
桀对她从不曾露出这样的温和笑容。他色眯眯的眼睛,像是看一个玩物。
有一瞬间,她觉得心里有什么化了,涓涓流出一道暖流,溢到胸口。
她常常在帝辛伏在案头查看地图的时候攀上他的胳膊。帝辛也不恼,哈哈一笑把她抱到身前:
看,东南边的是人方族,善用弓箭;这西边的是周方,精于征伐。
人方族的地理条件好,假如能建一条道路通过去,一定可以互通尺长;周方阳奉阴违恐有不轨,只怕要小心提防……
妲己看不懂,但隐隐觉得他与夏桀不一样。
她抬头望向帝辛,只看见下巴上青青密密的胡茬,凑上去啄了一口,满面通红。
她还记得自己最开始,明明是一心想着女娲许给她的成仙大梦,要覆他的山河的。
是从什么时候呢,她慢慢觉得就这样听他讲话,也很好。
可能是他与旧臣朝堂争执回来时紧锁的眉头;
可能是他身上屡屡增加的战场上难消的伤疤;
可能是他重伤昏迷前放到她手心的南越带回来的骨笛;
可能是他拥住她时下巴上的短须温柔地蹭过她的头发……
3
“咚——”摘星楼上,帝辛把酒杯用力地摔向柱梁,拳头重重的砸在桌上。
微子启,你不要仗着长兄的身份,就恣意妄为!
她匆匆赶过来,伏在榻前,帝辛看着她云髻素腰,明眸皓齿,眼里就都是温情。
帝辛给她讲幼时的自己如何倒曳九牛抚梁换柱;讲长兄微子启如何笼络旧臣与他为难;讲南边的周如何等级森严生而不等;讲他如何盼望自己能东征西伐守成汤大业;讲他如何不满神仙任意地降灾降福……
她就那么安静地听着,突然假如时间可以静止在这一刻,成仙什么的好像也不是很重要。
爱妃,大业成就的那天,四海升平,人神无差,我要你陪我在这摘星楼上,看江山浩大,你愿意吗。
她看着醉眼朦胧的帝辛,尽力地伸手想环抱住他,却只够到一半。
帝辛哈哈一笑,将她抱起,盯着她的眼睛。
妲己愣了。她从来没有这样直接地看过一个人类的眼睛,清澈得像她修仙时候山洞旁的湖泊。
她突然做了一个很大胆、很大胆的,赌上修为、前程、神力、它拥有的一切的决定。
她搂住帝辛的脖子,说,我愿意。
4
商军如秋风扫落叶一样,一直打到东南,降服了东夷部落,俘虏了成千上万的人方族人。
女娲有点生气,“怎的九尾狐去了,商朝不灭反兴起?”来便派申公豹和姜子牙到人间看看情况。
姜子牙说,周朝兴礼乐,行祭祀,恭谨神明,可以一用。
申公豹说,商王造鹿台,善征伐,智明才高,是为圣主。
女娲讥讽的一笑,是为圣主么?好,便叫申公豹去辅佐商王罢。再让姜子牙带领诸神,领周军反上朝歌。
我倒是要看看这人间,到底是神的附属,还是王的乐土。
申公豹带着消息找到妲己。
妲己不明白——“商土周土,不都是神的领土么;商人周人,不都是神的子民么。”
“神祇活在天上,神祇从不问人世,倘若自己逍遥无忧,为何要管他人生死。”申公豹冷冷应道。
“她许我成仙的时候,分明说仙妖不论,众生平等。”
“谁是神,谁是妖,都由她拟;
何方旱,何方顺,都由她定;
妲己,你活了千年难道还不明白,人神之间,生来天壤,何来平等。”
九尾狐想起曾经在女娲殿下诺诺承命的日子,如今想起竟只剩下冷笑。
好,既然生死不论,何堪一反。
妲己翻掌,青锋闪现。
5
营帐外突然扑通一声,太乙闻声走出。
雉鸡精五彩的冠宇被削去一半,双翅被生生扯断,尾骨也被打断露出蔫儿吧唧的鸡毛,她妖力尽失半人半鸡,不知道该称为喙还是嘴的部位大口大口吐着鲜血。
边上的士兵得意地押着他,“我在半路看到她重伤了正准备逃走,就扯断了她的翅膀。”
哪吒也随之赶来,雉鸡精抬头看着他,哪吒心下默然一动。
灵珠子……她断断续续地说着,求求你。
哪吒眯起眼看了看太乙,见没有阻拦的意思,便拿出乾坤圈对准她。
多……多谢……
哪吒点点头,砸碎了他的头颅。
他转过头,看到李靖冲他点点头。
灵珠子,你记得。人神妖魔,皆出一道。弱者的伤口,从不是任意践踏的理由。
哪吒低头默然,他有点想问,悖逆天道和人神平等,是不是真的不可调和。却终究还是没有问出口。
太乙看他默默无言,慈爱地摸了摸头。别担心,最后一战,很快就要来了。
天边紫气浮动。
6
混天绫穿梭阵前,看的众神眼花缭乱。
珰——清脆的一声响,妲己再次拦下了向她挥来的乾坤圈与红缨枪,她吃力地后退几步,突然伸出一条雪白的尾巴,缠上了哪吒的脖子。哪吒被勒得喘不过气,回手一斩,砍下她半条尾巴。
风火轮一转,哪吒飞快地跳开,正准备借机喘口气,谁知妲己手若无骨,反手刺来,霜剑闪烁着寒芒直奔心门,哪吒躲闪不及,被刺中左肩。
“琵琶,你那边怎样。”
“姐姐放心,我还应付的过来。”柳琵琶右臂上血痕斑斑,左手吃力地劈开前赴后继的士兵,绿纱裙上血雾一片。
众人有些吃惊,他们早就听说妲己修炼千年,法力高强,又兼六百年前化身妹喜覆灭夏朝有功,已是半仙之体。却没想到众仙联手,连战十数天,仍无一击必胜的把握。
姜子牙无奈道,妲己,天亡殷商,何必如此苦苦相执。
碧霄骑着青鸾在天空中大笑,姜尚老头你活了这么久就只有年龄和胡子在长吗?什么叫天亡殷商?还不是那个女娲说的。
妲己浑身血污,身后残破不堪的尾巴在红纱覆盖下隐隐地颤抖。
她冷冷一笑,即便狼狈不堪,也是倾世花开:
就算是吧,那我这次,偏就要逆天而行。
7
这是两军恶战的第三天了。妲己一点点流逝的妖力开始藏不住她的原形,九条尾巴有三条都露了出来,在她身后蜷曲着。
商军征伐东夷疲惫难当,一击而散。而今摘星楼前泱泱万人,竟都是周朝的兵马。
妲己一晃神,同样是她和大王,同样是摘星楼前。那时候歌舞升平,如今却是兵临城下。
琵琶精死了,三霄仙子被监禁,石矶不知道是乱葬岗里的哪块乱石,闻天师躺在鹿台冰冷的殿里。
她与大王并肩站在摘星楼前,曾经约定的要共赏海晏河清江山浩大,如今只有敌军汤汤,流星飒沓。
“这一次兵马当前,九死一生,却能与你同生共死,倒也不觉得遗憾。”
帝辛在她耳边轻声低语。妲己迎上他的目光,不小心湿了眼眶。
她把头转回来。那边、那边,都是被伏羲女娲以成仙为诺骗上战场的精兵猛将。
九尾狐大声的笑着,笑得姜子牙有些发怵。
大王,这一次,敢不敢陪臣妾一起,灭一个天地浩大。
帝辛也一样大笑,与卿共死,辛复何求!
哈,娲皇!造物主!
你说殷商气数已尽,我竟真的不能挽回分毫么,商朝终究还是逃不过大厦将倾么。
告诉你,我不信!
女娲,就算你脚下伏着万数叛逆者的尸体,就算我是一万又一个!
她跳出摘星楼,不生绫一展,身后霞光万丈。
诸神在摘星楼前排开阵仗。
姜子牙有些吃惊,这妖狐竟散尽妖灵炼化了神物不生绫。
妲己舞动不生绫,日月无光,飞沙走石。
她舞着,不生绫就舞着,搅动天地;她的剑便在楼外,斩杀神灵。
纣王挥动着大刀劈开身前前赴后继的人神,他一声怒吼,南天宫外的乌鸦扑棱棱飞走了一只。
何为悟 何为惑 何来因与果
何为物 何为我 都化作山河
何称善 何称恶 皆归前尘过
是为佛 是为魔 留与后人说
众神往生。
8
商军溃散,周兵整装,不生绫被剁成千万条碎布。
姜子牙缓了口气,他知道这是决战了。
妲己翻手一挥,手心出现一条光辉闪耀的金链,链子分开成四股,连着东南西北,天之四方。
众人有些慌,这悯天锁拉下去,便是天崩地裂,天斜地倾,天塌地陷,宇宙洪荒也要毁于一旦啊。
姜子牙定了定神说大家不用怕,她的妖灵被用来炼化了不生绫,已经没有办法炼化悯天锁了。她没办法用的。
她刚刚在摘星楼顶的烈焰当中,最后看了一眼帝辛清澈如湖水的眸子。
他说,妲己,这么多年了,我从来都没有后悔过那一年我题在娲皇宫的诗。
最开始是因为叛逆神的权威。
后来这种不悔,慢慢就变成了因此而得到你的庆幸。
妲己,我走了,你去成仙吧。别再遇到我了。
妲己慢慢握紧手心。
好,就让这神灵草木,混沌再现;就让这生死乾坤,清明重生。
悯天锁一收,东方金乌再不能升起
东海浮沉金乌堕
再一收,便是北方柱天石倾山斜
柱天倾兮似烂柯
她引来天雷劈开西方宝树,长生果纷纷落地
玉瓦具碎云泥和
她燎起原火煮干南海涛天蹈浪,鱼虾龙王倾巢而出
善恶来去 生灭因果
姜子牙有点尴尬,他刚刚向众人保证妲己没办法驾驭悯天锁来着。
九尾狐,帝辛已葬身烈火,商纣的虎师狼将纷纷归顺,你又何必如此苦苦挣扎。
她从摘星楼落下来,墨云秀发,杏脸桃腮,即便是妖灵散去,依然美得不可方物,令三军将士都晃了神。
姜子牙,你以为我是孤军奋战,我的大王却还在。我的大王在摘星楼里,浴火涅槃。
你维护的是你的仙法,我维护的是我的世界。
你有你的神道仙纲,我自谈我的儿女情长。
来吧,就让悯天锁把世界还原到混沌之初,开天辟地之前。
9
周王朝定都镐京,诸神待封,百废待兴。
一年前的牧野,九尾狐炼化出悯天锁使得天塌地陷、人世惶恐,诸神四散回到天庭以求安稳,人间的哀鸿遍野,他们不闻不问也不想过问。
百姓惶惑哭嚎之际,杨戬睁开天眼,发现那悯天锁混沌天下,却原是狐妖用尽剩下的一点点仙力所造的幻象。
原来,终究的终究,神祇顾不了众生,神祇只顾自己。
反神之论一时间沸反盈天,新建的周王朝岌岌可危。神们压制不住鼎沸的民声,只好抹去了人们最后一段记忆,叫他们只记得纣王的穷兵黩武,和那场牧野战场上的血雨腥风。
妲己元神尽散,化作一只白狐,被打入幽幽地界。千年道行,如今只堪在幼时的湖边舔舐伤口。
湖水清澈一如往昔,妲己还是一只修炼没多久的小狐狸的时候,最希望的就是能修炼成仙,成为护佑一方的神灵。
而今的而今,千年人世沧桑巨变,日月恒升。
好像什么都没完成,却也好像什么都不遗憾了。
去他的成仙梦吧,妲己闭上眼睛,一千年的修炼,还不如好好睡一觉。
吱呀——地界的门缓缓打开,喜神辛缓缓步入。只见里面一片大湖清澈见底。湖边一团雪白。
呀,这么可爱的一只狐狸!他惊喜地叫出声来。
狐狸被惊醒,抬头看去,故人眼眸依旧,泪眼婆娑。